将个烂就

博爱,主MOP,獒龙,AA,TL

是龙仔也是龙哥

奥利安的成人礼【MOP/架空/背景混乱】

噗我又坑了一年,之前的大纲和情节全忘了,很乱2333333

角色和荣誉属于孩之宝,脑洞与OOC属于我

part 6

“Orion的课表没有问题吗?”天火看着数据板上罗列的课程,“没有作战训练?”救护车摆弄着手中的扳手,看起来心不在焉:“Orion还这么小,没有必要。”

“很多像他这样大的幼生体已经开始了。”

“他不需要成为一个战士。”

“他也不需要成为一个图书管理员,”天火将数据板倒扣在桌上,“Ratchet,你要让他现在就知道他和其他幼生体是不同的吗?”

其实救护车也不确定这样是否正确,他犹豫不决,“他本来就是不同的。”

“领袖纪元已经结束了,Ratchet,王族身份不能给予他任何特权或者庇佑,一个普通的民品TF,再走一次曾经的领袖之路?想想奥利安吧,如果当初matrix没有选择他。”

出乎意料的是,奥利安不是个合格的学生,他总是有无穷的精力在课堂上制造各种小麻烦,但充满欺骗性的脸庞又让老师无可奈何。天火有时候会去监督小家伙上课,奥利安那些在课堂上的小动作自然不会传到救护车或者执政官那里。

很快,奥利安迎来了开课以后的首个休息日,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威震天,好向他汇报在短短三个塞星时历史课上的学习成果。

奥利安成长的速度很快,他快要和威震天的膝甲一般高了,小家伙显然发现了这一点,但他不打算提醒威震天,只是在对方低头对自己说话时努力地让自己仰头的幅度比以前小一点,但生性迟钝的军事统帅没有立刻领会奥利安的良苦用心,以至于等他走到办公室门口才后知后觉小奥利安今天并不像往常一样很快跟上来。

奥利安的面甲上戴着一副小小的口罩,威震天猜测他是在商业街上某个没有营业执照的不良商贩那里被宰过了,因为那看起来并不合适,“摘下来。”他显然不太喜欢奥利安戴着这个。小TF是第一次听到军事统帅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他委屈极了,威震天无奈地将光学镜已经蓄满清洗液的奥利安抱起来,他还有些意外地颠了颠臂甲,“你长高了,Orion。”。

事实证明小孩子真是太容易被讨好了,刚刚还一脸委屈的奥利安啪地一声打开了口罩,努力地又向上挺直了坐在威震天臂甲上的身体,“Ratchet也说我长得很快。我已经比我们班上大多数TF要高了,Jetfire还说我马上可以进行作战训练……”

威震天挑了挑眉:“通天晓同意了?”。

”他很忙,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通天晓了,Ratchet还说让我不要去打扰他。“奥利安对通天晓有很天然的亲近感,即使后者和他相处的时间加起来甚至不超过一堂历史课。奥利安有时也会背着救护车偷偷去执政官的工作室,然后趴在办公桌上难得安静地看通天晓处理成摞的数据板。

奥利安给威震天讲了死亡空间和电子幽灵,讲了开路先锋和他的能量力场,都是塞博坦毁灭之前的历史,这些对威震天来说是遥远而熟悉的,那时候的震天威还在为了生存流连于非法的地下角斗场。他无暇主动地接触历史或时政,但小图书管理员总会在假期来观看他的比赛,然后在短暂的休息时间为他讲述这个星球上以前或正在发生的事情。

威震天隐隐觉得不妙,因为小TF总会使他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想起自己的老对头,随着奥利安的飞速成长,在他们的对话中威震天越来越多地沉默,军事统帅猜测这可能是自己的处理器开始老化的征兆,他会不受控制地想到一些与他们的对话无关的东西,就像现在。

“Arcee说不认真听别的TF说话是很失礼的!”奥利安挣扎着从威震天的腿上跳下来。

“我在想你应该找震荡波给你换一个面罩。”威震天决定不再想关于擎天柱的问题了,他应该先让震荡波帮他保养一下处理器。

🙃大哥的戏份真的太太太少了😂😂😂不过没关系,就算只有一分钟也是要等的,为了大胸❤️❤️❤️剧情?不存在的,op就是全部了,bbb那句“我愿意为了你献出我的生命”我的天啊啊啊啊啊要是没有最后的mop家暴我要站母女组啦😱😱😱紫色的光镜真漂亮😊😊😊

奥利安的成人礼【MOP/架空/背景混乱】

坑了一年,我又回来了2333,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
角色与荣誉属于孩之宝,脑洞与ooc属于我!

Part 5.

          威震天并不是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和奥利安待在一起,新的政府需要掌权者们更加高效地工作才能保证正常运转,而在这个奥利安最无聊的时候,大黄蜂和烟幕就是他最好的玩伴,虽然两位年轻的战士为自己竟然排在第二顺位一直心存不满。

           烟幕建议带着奥利安出去飙车,而大黄蜂觉得奥利安更适合玩起源于蓝星的躲避球游戏。

        “好了,Orion,你想要玩儿什么?”争执不下的两个TF最后决定让小家伙自己选择。

           而奥利安显然对这两项活动缺乏兴致:“根据过去半个更替周期内每一天的同一时间来看,我现在应该在赛博坦上空俯视整个基地,有时也会掠过锈海,那感觉真是太棒了。”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了解我们的载具形态,”大黄蜂发誓这是他第一次对着这样一张脸也能觉得情感控制元件发烫,尽管拥有足以让所有赛博坦地面单元艳羡的马力,侦察兵依旧对自己的变形形态心存不满,毕竟过去与狂派的无数次作战中证明飞行优势确实是对方在内战中取得胜利的关键之一,“如果他知道,至少充分说明了和前狂派首领待在一起太久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烟幕看起来并不在意,热衷于飙车的纳斯卡小赛车对自己的载具形态非常满意。

      “你看看他,Bee,他还这么小,影射这样的句式对他来说还太难了!”

      “得了吧烟幕,Orion会用一大堆的从句套从句向Ratchet表示他已经补充了足够的能量块而你就只会将它们留在盘子里挥发掉。”

       “那是因为Ratchet不会追着我喂能量块,而没有充分的理由Orion的消化处理器会崩溃!Ratchet觉得小家伙完美的系统组合会消耗更多能量。”

        作为一只擎天柱忠诚的追(nao)随(can)者(fen),烟幕显得很有耐心地蹲下来试图说服小家伙爬到自己背上。

        而最终的结果是奥利安爬上了纳斯卡的车顶,虽然大黄蜂一再表示地面载具的外壳并没有适合幼生体固定手脚的凹槽或者把手,但当奥利安死死抠住跑车车轮缝隙还用那双犯规的光学镜盯着他时,可怜的侦察兵只能无奈地将他抱起来。

       “oh my primus!大黄蜂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救护车发誓这绝不是他想看到的画面。蓝白主色的跑车在基地飞行单元专用跑道上大玩漂移,奥利安正在车顶兴奋得大叫,而他的身子看起来马上就要晃到地上去了!

      “Smokescreen,马上停下!”

         烟幕在变形的同时稳稳地接住了奥利安的身体。“嗨,Ratchet!”小家伙刚刚落地就向医官张开双臂。

      “无论是谁的主意,这种事决不允许发生第二次!把你们多余的精力用到工作上去。”

         救护车双手卡住奥利安的胳肢窝将正环抱着自己颈部的小TF拉到与自己平视的高度,可怜的奥利安现在紧张极了,他的两条从不安分的小腿都不敢乱晃一下。

         小家伙局促不安的样子简直和曾经的领袖如出一辙,但奥利安的不安和沉默显然不是出于愧疚或者尊重之类的情绪,大黄蜂觉得他是在害怕。嘿没有一只TF在炸毛的医官面前不觉得惊悚的好吗!

          很快,自诩为小奥头号监护人兼保姆的救护车把奥利安的教学任务提上了日程,为此奥利安还难过了整整两个塞星日,理由竟然是威震天不在所谓“塞星一流的教师队伍”中,更可怕的是连大黄蜂和烟幕都被勒令“授课时禁止打扰”。

          天火每天都会抽空去看看奥利安,小家伙每次看到他都显得很热情,天火发现他似乎对飞行单元很好奇,总是控制不住地将光学镜黏在自己那双宽大的机翼上。

       “快过来Orion,你需要保养一下轮子!如果明天上课怕磨损的话。”

      “为什么我不能跟Mega一起?他可以教我飞呀!”

      “你们是不一样的,Orion。”

      “为什么不一样呢?是因为我没有翅膀吗?那你让千斤顶给我做一个?”

        医官闻言在抬手使劲在小家伙头雕上呼撸了两下,对着奥利安狡黠的神情翻了一个白眼:“好了!结束保养就该下线啦!”

        奥利安看着眼前正认真动作的救护车,小小的轮胎也来回轻微地转动让对方方便操作。

        房间里难得的安静,奥利安若有所思地把脑袋从救护车的臂甲间伸出来:“Ratchet,你们不喜欢Mega吗?”他问得很小心,亮蓝色的光学镜紧紧盯着医官的面甲。

         救护车不知道怎样回答他的问题,他确定自己讨厌那个自大的军事统帅,但他更确定的是奥利安很喜欢对方,“你为什么喜欢他呢?”

       “他会给我讲故事,还会带我飞!”说到这些,奥利安漂亮的光学镜开始随着他的情绪闪烁,连刚刚还听话地任TF摆弄的轮胎也发出兴奋的摩擦声。“啊!是Jetfire!”医官还来不及感慨小孩子的情绪真是多变,小家伙就已经挣扎着跳下了充电床。

         天火轻抚着扑进自己怀里的幼生体小小的音频接收器:“什么时候知道我在外面?”“隔着两个走廊的时候我就知道啦!会飞的Jetfire将军!”小家伙故作正经的娃娃音逗乐了年轻的将军,“进步很快,你应该向我们敬爱的医官大人讨一个奖赏。”

        “可以吗?”奥利安充满期待地又望向监护人,“我希望明天Mega可以带我飞最后一次,我保证明天过后开始认真地训练!”奥利安诚恳又认真的表情几乎要让救护车答应他了。

       “Orion!”天火抱着小家伙轻声唤他的名字,“想跟着我一起去飞吗?现在。”

迟到的repo来啦,本子很精美,辛苦各位太太辣嘤嘤

迷之虐点😢毕姥爷送了装备招安警车,奈何警花看不上,果然PJ才是大势😟😟